亚洲第一狼人综合网站 > 新闻资讯 > 公司新闻 >

论当代景德镇陶瓷艺术的命名

作者:admin发表时间:2019-12-13 15:27
一个人要取一个好名字,一件陶瓷艺术作品也要取一个好名字,为景德镇陶瓷艺术作品命名是近百年出现的事。元明清时期,景德镇陶瓷艺术作品一般不见取名,因为那个时候几乎是工匠们的集中制作,瓷绘师开始在作品上题跋、命名、签名是从清末的浅绛彩瓷开始流行的。

浅绛彩瓷仿照文人画的样式,开始在作品上题跋和签名,这一时期的题跋的内容比较泛,文字也比较多,多讲述作画的缘由、背景,里面还夹带着诗歌、命名和签名。到了民国新粉彩时期,长篇题跋逐渐减少,应景诗和命名增多。到解放后,题诗更少,多直接命名和签名。在当下,景德镇陶瓷艺术家都会为作品命名,然后签名的做法比较普遍。

当陶瓷是工艺美术作品的时候,命不命名并不重要。但当它华丽转身演变成陶瓷艺术时,命名就至关重要。以前的陶瓷工艺同一题材、同一画面当然可以用同一个名称,现在要创作陶瓷艺术作品,不能一味的复制,而要新鲜独特,自然要求命名与众不同。一个好的命名,会使作品所蕴含的艺术价值得到提升,相反,一个拙劣的命名会使一个好作品大打折扣。这对于原是工艺之城的景德镇而言,一直是被大家所忽视的方面。现在大家都想将陶瓷工艺提升到陶瓷艺术,命名自然就变得重要了。

但现实是,当今景德镇陶瓷艺术的成就有目共睹,但命名方面却不敢恭维。有些艺术家还是套用传统工艺美术的命名,有些艺术家胡乱取一个,有的艺术家创作时的确想将作品与命名很好的结合,但由于文化修养不够,命名还是不理想。这些状况都极大的影响了景德镇陶瓷艺术的创作和价值。因为对于工艺成熟的景德镇艺术家而言,不是担心创作不出来,而是担心不知道创作什么?与创作什么相关联的命名是景德镇陶瓷艺术的瓶颈,需要我们好好研究和解决。

一,命名要谨慎。命名不能完全不顾作品,取些都作品完全不相符的名字。一个命名起码要与所创作的艺术形象相吻合,不然就让观众认为这样的艺术家不够严肃。文化水平高低没关系,但艺术态度应该认真。比如画面上所画的荷塘花红叶绿,繁荣似锦,命名却是“秋荷”。这样的作品即使艺术形象再好,也不好让观众喜欢,就像一位美貌温柔的女孩,却取了个“胜男”的名字,总让人难以亲近。所以,需要陶瓷艺术家多观察和了解自然和社会,取名字时做到恰如其分。这些应该也是很基本的,只要艺术家细心一点就可以避免。

二,命名要文化。陶瓷艺术作品的命名由于受历史和民俗的影响,一些传统图案不断发生衍变,有些图案所蕴涵的文化意义发生了重组和变异,的确很容易混淆和误解。这需要我们多了解文化。比如王昭君出塞图和文姬归汉图往往容易混淆。王昭君出塞图中王昭君的神态应该是伤感和不舍的,不管我们赞颂她的和亲如何为民族团结做出贡献,当时实质就是男人打不过,让女人去搞定的屈辱事件,而且她本人故土难离,悲伤凄切。所以不能把她画成骑在高头大马上,兴高采烈,跃马扬鞭,那是归汉的文姬而不是昭君。

命名要智慧。好的命名很能显示作者的文化水平和艺术修养。陶瓷艺术属于中国艺术,中国式的命名应该含蓄、诗意、有余味,而不能直接。这对于陶瓷艺术,尤其是现代陶艺,更需要较高的水平。有许多好的作品,其命名的确能取到画龙点金,提升品位的作用。如获得十一届全国美展雕塑作品金奖的孟福伟的《生死时速》就是这样的作品,如果作品命名为《汶川地震》则平淡无奇,如果命名为《一方有难,八方支援》则无震撼力。命名为《生死时速》将生命的价值得到彰显,围绕生命价值所进行的中国军人的救助,老百姓的自救等很好地融合起来。这一作品的命名使得其艺术价值得到很大的提升。

命名是件重要的事情,不能马虎应付。陶瓷艺术家在创作之初就应该想好作品的命名,这样在创作过程中才会思路清晰,一气呵成。当然有些作品是偶然获得,事后取个合适的名字也是可以的。尤其不要取些莫名其妙的名字,让观众云里雾里。其实之所以名字莫名其妙,是因为作者本身创作时心中的意象并不明晰,所要表达的情感也不浓烈,自然也就很难引起观众的共鸣。所以,陶瓷艺术家不仅要把作品创作好,还要把名字取好。这样才能相得益彰,文采焕然,让人过目难忘。